• 用户中心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内经》“化不可代”刍议

    当前位置 : 首页 > 师承学堂

    《内经》“化不可代”刍议

        最近因带教之需,重温了《内经》的一些篇章。中医经典,其魅力之一就在于常学常新,每能获得新的感受。《内经》阐述的“化不可代”思想就是一个例子。在《素问?五常政大论》中,黄帝问岐伯:“其久病者,有气从不康,病去而瘠,奈何?”岐伯回答:“化不可代,时不可违。夫经络以通,血气以从,复其不足,与众齐同,养之和之,静以待时,谨受其气,无使倾移,其形乃彰,生气以长……故《大要》曰:无代化,无违时,必养必和,待其来复。”这段对话,黄帝问久病而愈身体依然虚弱怎么办?岐伯先从自然与人的关系说起:天地万物的气化,人不可代行其事;四时节气的变迁,人不能违反。然后切入正题作答:病愈而身体依然虚弱的人,应通过调养,使经络畅通,气血和顺,以促进体内元气逐渐生长。必须谨慎耐心等待身体自己恢复健康,这需要一个过程。
       
        《内经》提出“化不可代”的重要思想,无疑对临证有重要启示。启示之一:治病要着眼于机体的自然康复功能。中医治病,不外乎祛邪、扶正两大方法。祛邪着眼于“病”,扶正着眼于“人”。祛邪固然重要,而重视人的正气更加重要。因为在疾病的发生、发展和转归过程中,人体的正气占主导地位。祝味菊《伤寒质难》说得好:“一切病邪,及其既入人体,即为人体抗力所支配,病原仅为刺激之诱因,病变之顺逆、预后之吉凶,体力实左右之。”(福建科学技术出版社,2005年3月第1版,第95页)因此,他非常推崇“本体疗法”,在其医学生涯中,亦一直以“匡扶其自然疗能,控制其疾病”为主导思想,形成了独特的以治人为本的医学体系。他说过,其一生的精华就在于此。举感染性疾病为例,西医通常都要先知道致病的病原体,然后才能针对病原进行治疗。而崇尚“本体治疗”的中医则不尽然。前几年“非典”肆虐,虽然当时病原还未确知,但中医仍然可以通过辨证进行治疗。此时中医着眼点不是“人的病”(致病病原体),而是“病的人”,是人身上反映出来的“证”(病原体作用于机体所形成的病理状态)。疾病的发生和转归并不由病原体单方面决定,而是与人体体质禀赋、正气强弱密切相关。所以对尚不明了病原体的疾病,可通过匡扶培育机体自然疗能,间接对病原起到抑制或杀灭作用。如此“养之和之”,“待其来复”,最终就能收到正胜邪却的功效。
       
        启示之二:治病重在通之、和之、养之的调理,以使机体恢复到和谐状态。随着时代发展,医学模式已从过去单一的“生物医学模式”向“生物-社会-心理医学模式”转变。比如病因,过去大多为生物、环境因素,而现在生活方式因素占了很大比例。心理状态、体力活动、营养等也分别发生了由松弛到紧张、有多到少、由不足到过剩的变化。所有这些,都使得疾病谱发生了改变。来笔者处就医的人群中,各种文明病(生活方式病)和处于亚健康状态的患者占了不少比例。这些就诊者的症情大多与社会、心理和生活方式有关。因此气血郁滞,脏腑气化不利者较为多见。笔者根据《素问?五常政大论》“木曰敷和”之旨(木的平气称为“敷和”。敷和者,布化调和之谓。周学海《读医随笔》说:“凡脏腑十二经之气化,皆必藉肝胆之气化以鼓舞之,始能调畅而不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