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户中心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中医药“走出去”

    当前位置 : 首页 > 协会动态

    中医药“走出去”

    * 来源 : * 作者 : admin * 发表时间 : 2017-02-20 * 浏览 : 88

    近年来,中医药事业已成为中国与世界各国开展人文交流、促进东西方文明互鉴的重要内容。随着系列中医药政策文件的发布,中国中医药发展已上升为国家战略,中医药“走出去”正迎来最好发展时期。
    636220591355217306662.jpg
    海外发展“仍未抵岸”
    捷克赫拉德茨-克拉洛韦大学医院内,一家中医门诊引起了捷克人的关注。为了前来就诊,许多病人甚至要乘坐2个多小时的火车。这里就是中东欧首家由政府支持的中医中心——中捷中医中心。

      自2015年9月设立半年之内,中医中心就有近800名患者预约。米罗斯拉夫因为脊椎和腰部疼痛来这里治疗,“在西医治疗后,效果并不理想,通过中医治疗,现在不疼了。”米罗斯拉夫说,“可惜这里的中国医生太少了。”

      中医药在海外正逐步获得认可。在美国,50个州中有46个州及华盛顿特区通过了针灸立法,全美有执照的针灸师达4万人左右;在瑞士,2017年起推广全国性中医考核,只要通过该考核就可获得中医师的资格证书;在荷兰,中医几乎获得了所有的医疗保险公司认可;在法国,主流医学界将针灸与草药疗法定性为“软性医学”;在澳大利亚,政府于2012年正式将中医纳入医疗体系,全澳已有约5000名正规注册的中医师……

      融合中医理论、中药、气功、针灸、正骨、点穴、推拿综合治疗,几十年来,许多中医医生和中医诊所遍布海外,救治病患,悬壶行医,推广中国医术。

      1990年,毕业于浙江医科大学中医系的林国明在比利时布鲁塞尔建立了中医诊所,当时的比利时人并不认可中医,林国明的诊所门可罗雀。直到两年后,一位叫哈利的肝癌患者陷入深度昏迷,西医几乎已无能为力,家人情急之下把哈利送到了林国明的诊所。林国明诊断后开出中药处方,哈利连服三剂后,奇迹般地苏醒了。

      此事轰动了布鲁塞尔,林国明诊所一炮打响。长期受腰痛困扰的比利时前国王阿尔贝二世听闻此事,专门致信表达了想尝试中医治疗的愿望。如今,林国明的诊所早已得到比利时医学会的承认,并列入了医保名录。

      像林国明一样在海外推广中医的中医医生还有许多。邵礼平是蒙特利尔市的知名中医。1980年移民加拿大后,他一直从事中医工作。谈及多年推广中医药的波折艰辛,邵礼平作了一个形象的比喻:中医药在加拿大的发展,就像一艘大海中的航船,不时会遇到风浪,有时甚至是惊涛骇浪,这艘船至今仍未抵达彼岸。
    对中国印的“宠爱与偏见”
    去年的里约奥运会上,美国游泳名将菲尔普斯带着一身拔火罐留下的红印亮相,“中国印”受到世界关注,同时也遭到许多西方媒体的质疑。美国《大西洋月刊》刊文表示,这些看起来很奇怪的伤痕引发了各方的关注和质疑:菲尔普斯的身体状况还好吗?他是一个隐藏的血友病患者吗?还是说,他又开始吸食大麻了?

      事实上,火罐这个古老的中医疗法,让许多外国人“欲罢不能”。来自德国的交换留学生蒂姆曾到中国交流学习,他经常去中医院拔火罐,“好多留学生都特别喜欢拔火罐,我们经常要中国朋友带我们去。”蒂姆说。

      从中医在里约奥运赛场上“躺枪”,到中医在外国人群中“受宠”,这一矛盾,折射出了国外对中医的偏见,而中西文化差异,是这种偏见的来源。

      中医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古人的“天人合一”观直接铸就了中医学的基本框架,中医天人相应的整体观念、五行相贯的藏象学说、阴阳互根的治疗原则,无不打上了中国古代哲学的烙印。“学中医必须先学中国传统文化,否则理解不了中医精髓。”来自法国的克里斯黛尔说,她到了中国才理解了中医的独特魅力,“中医不像西医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除此之外,中医在国外的发展尚不规范。在林国明看来,由于缺乏统一管理制度,比利时中医药从业者水平参差不齐,一定程度上损害了中医声誉,一些人去中国学习几个月就开始给人治病。

      邵礼平同样对国外中医从业者素质表示担忧,“现在加拿大有2000多名中医,教育背景和水平差异很大。提高中医师的整体水平,对维护中医行业的声誉也很重要。”
    用“好疗效”做大“朋友圈”
    在日内瓦老城,红十字会创办人亨利·杜南故居所在地,一家名为贵生堂的中医诊所坐落于此。贵生堂的就诊预约日历上写满了人名。在瑞士行医多年的胡卫国医生说,来贵生堂接受中医针灸治疗的人中,九成为瑞士当地民众以及驻日内瓦国际组织的雇员。经过十多年发展,贵生堂已经在瑞士境内多地开设了分号。

      中医针灸近年来在瑞士蓬勃发展,很多瑞士人通过中医针灸治疗缓解了病痛,减轻了体重,控制了高血压、高血脂、糖尿病等慢性疾病的并发症。中医治疗已经得到越来越多瑞士民众的认可。瑞士也顺应民意,将针灸纳入公民医疗基本保险。

      中医药走向海外,是中医药技术的推广,更是中医药文化的传播。保持与海外民众的顺畅交流,保证中医药治疗的疗效,才是中医药在海外获得认可和信任的王道。

      “获得痊愈的病人是传播中医药的功臣,为中医药在加拿大的发展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谈及中医在加拿大的发展,邵礼平说,很多疑难杂症病人在长期接受西医治疗无效后,转而求助中医。诸多治愈病例被人们口口相传,让人领略到中医药的神奇。目前,有越来越多的加拿大人愿意接受中医药治疗,其中不乏一些影视明星和体坛知名人物。

      北京中医药大学校长徐安龙同样认为,中医能够在发达国家获得认可,关键是中医的功效得到患者认可。每次中医在国外义诊,口碑效应之下,患者纷至沓来,包括一些西医医生也来体验,对上肢取穴解决下肢疼痛等治疗方法和效果,惊奇不已。

      当前,中国正在积极推进中医药现代化,推动中医药走向世界。《中国的中医药》白皮书写道:中国将“积极推动中医药走向世界,促进中医药等传统医学与现代科学技术的有机结合,探索医疗卫生保健的新模式,服务于世界人民的健康福祉,开创人类社会更加美好的未来,为世界文明发展作出更大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