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户中心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老村医进京

    当前位置 : 首页 > 协会动态

    老村医进京

    * 来源 : * 作者 : admin * 发表时间 : 2019-07-25 * 浏览 : 306

    记者 李晓峰


     


    谁能想象,一个是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的负责人,一个是民间医生吉林省东丰县黄河镇文福村的老村医裴兴山,这两个身份地位相差悬殊的人,为了中医事业发展竟然结下了不小的缘分。




    说这话是在2015年,那年63岁老村医裴兴山在这位部级领导特别安排下,进京学习去了,到了2016年上半年,裴兴山学习回来,村上人满以为他会借着这部云梯,登上更高的台阶,就不会回村来了。果然,他回来后就去了镇上的医院,村民也是无可奈何。谁知道,2017年,他却真的回到村里,继续开他的诊所,为乡亲们服务。2018年3月里的一天, 裴兴山很有兴致地给讲起了他的故事。




    裴兴山在为村民看病


     

    缘分


    裴兴山最大的特点就是爱学习,为了学中医真本事,他饭不吃茶不饮觉不睡可以,要是失去一个学习机会,他总是后悔伤心。


    因为爱学习,他17岁就在这个村当上了“赤脚医生”,凭着这种根深蒂固的韧劲,他参加了无数各级各类中医培训班,吉林省名中医王贵臣、王烈等,他都拜过师,奉过茶。他知道自己功底不足,需要中医名家的利器来武装。凭着这种韧劲不断学习进步,2013年,他成功考取中医类别助理执业医师资格,那一年他60岁。被吉林省中医药管理局授予“吉林省基层优秀中医”称号。


    这次进京到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学习,就因为他酷爱学习,争来的机会。


    那是2015年的8月,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一位领导来辽源调研,与辽源地区的基层中医药人员座谈,裴兴山是村医代表,一看有了发言的机会,他就说,我们村医,有本事,百姓才信任你,没有本事,别人怎么信服你呢?我曾经自费在北京跟随名师学习,很有收获,目前我的患者量非常大,但总感觉业务知识欠缺,需要继续学习,活到老学到老嘛,想进一步到北京的相关中医医疗机构跟随心血管专业的名中医学习,为基层百姓提供更好的服务。那位领导总结时说,要坚定中医药事业发展的信念,要尊重中医药人才培养的规律,要加强学术创新。我希望基层人才渴望学习专业知识的愿望都能得到满足,村医都要学习裴兴山的精神,继续深造,把基层中医药人才队伍培养好。


    临别时,领导握住裴兴山的手说,你来北京吧,我帮助你联系,满足你的愿望。 


    2015年10月21日,村医裴兴山得到县卫生计生局的通知,让他去北京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跟师学习。下通知的人还说,是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的领导特地关照安排的。


    裴兴山这辈子也没有想象到他会赶上这个缘分。


    插曲


    裴兴山要进京了,众乡亲来送行。村上跟他岁数差不多的开玩笑说,没想到你土包子开花了。你都退休了,开个体诊所就是民间医生了,真想不到老树开新花……


    叫他二叔的刘春梅,今年30多岁了。亲手给包的饺子,还带来一些水果,裴兴山说,不是年不是节的,送什么礼呀?刘春梅说,我这条命都是你给的,你要出门了,俗话说,上车饺子下车面,我就是表一点心意。乡亲都知道刘春梅当年差点被扔山上的事,是裴兴山救了她,都说,收下吧,也是你侄女一片心意。30多年前,刘春梅出生不久,得了病,发烧,翻白眼,抽搐不止。那天,家人看她不行了,以为这孩子死了,就委托孩子姑姑往山上扔。路遇往诊的裴兴山,他给孩子摸了摸脉,说,先别扔,这孩子还有救。配合针灸,裴兴山动用了蝎子、蜈蚣、地龙等动物中药,针药并用,四五天功夫,把个就要扔山上喂狼的孩子救活了,当时真的轰动了十里八村。如今,刘春梅都有孩子了,和裴家人就如近亲一样走动。


    裴兴山的知名度越来越高。他后来到黄河镇卫生院工作,每天他的患者盈门,长春、吉林。通化、梅河口等周边患者慕名而至。


    他把自己的儿子培养成才,当上一家镇卫生院的院长。


    受益


    裴兴山由东丰县卫生计生委中医科马清海科长带领,和另一名村医,踏上了前往北京的火车,来到北京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进修学习。


    广安门医院医政处处长张丽梅亲自送他到心血管科,由于功底好,他进步很快。张丽梅处长结合进修轮转计划,分别送他到脑病科、肿瘤科、风湿科、血液科、肾病科学习,每一科带教老师都是学术权威和学术带头人:高改地、宋庆桥、周玉萍,令他的眼界和视野大为开阔,受益匪浅。他每天努力学习,记心得体会。当老专家看到他60多岁仍然孜孜以求,非常敬佩,把真功传授给他。


     进修结束了,经过考核,他获得了结业证书。


    余波


    他没有立刻回村到诊所,村民慌了,说,人家这回大发了,还不得进县城上大医院?果然,裴兴山每天开自家车进城,晚上回来。原来这是他的一个小秘密,他进京前,东丰镇医院的院长王晓文走马上任,但基层医院缺少有名气的人才,就和裴兴山立下“君子协定”,裴兴山到镇医院服务一段,把医院门面撑开,然后再回村,就是为了支持朋友工作。王晓文还说,可不能进京学习之后,就不认亲了,说话不算数。


    裴兴山为了履行“君子协定”,在镇医院每天往返行车70公里,每天为镇医院创收1万左右,最高一个月创收26万。他有绝活,这回进京之后,疗效更好了:面瘫,他一针不扎,纯中药,一个月见好;三叉神经痛,就用中药,治一个好一个。治疗中风、脑卒中本来就很有一套,这回进京又长了见识,疗效更加确切。他说,不好病,不是药不精而是医不精,用药过了少了都会不达目的,需要医生拿捏恰当,症状看准,用药恰当,辩证施治就能好病。


    村民终于等到裴兴山“君子协定”期满,回村了。村民邀请他喝酒,裴兴山以水代酒,对乡亲们说,我是你们培养长大的,如今我能给大家看病,是我的福分。我不缺钱,我的根在这片土地,我用技术回报养育我的乡亲,我再进几回京,都不会离开你们,你们就放心吧。